如何為「觀」與什麼是「守」


 

“觀"與“守"有何不同?

講師答:

『觀』有『在一旁靜靜的欣賞』的意思,好像觀光一樣,只是欣賞該地區自然的景色、自然的風土文化;又像科學家觀察物理化學的原理一般,不參與、不造作、不罣礙,只是靜靜的旁觀著該發生的變化盡情的發生,讓該物本性中的造化得以盡情的發揮。

於內而言:不期盼、營求某種自己喜觀的感受,也不排斥、厭的感受,像科學家一樣,對於自己內在所有發生的感受,只是靜靜的旁觀,練習對自己內在的發生作冷靜的觀察,不讓自己的心對內在的任何發生有干涉助長的機會。 一直觀到身中該發生的變化都能盡情的讓它發生,不該發生的變化一項也都沒有生,這是因為『觀』的功夫到家,而使自己本性中的造化得以顯現出來。佛家說『觀自在』者,以此;『見性』者以此;易之『觀我生』亦以此。

性命圭旨曰:『虛空不住為觀』。所謂虛空就是不住,不住就是不罣礙。能知見內在所有的發生而不生罣礙,即是『觀』之本義也。

所謂『內觀』訓練,就是從頭頂到腳趾,由上到下,由下而上,觀察身上各種粗細感受的真相,訓練心對身體敏銳的覺知能力,體驗氣機的無常與苦樂的真相。對於自己內在的任何發生,用正確的方式去觀察它的真實樣子,不賦于任何信仰、哲理、想像色彩,只是用一種科學的方法去觀察它。無論在你身中發生什麼感受,你就僅僅是個沈默的觀察者,觀察此刻在我的身心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不再對它產生貪嗔等習性反應,這種方法的練習,就是三教的『內觀』真法。

守』有吉凶二義吉義為奉持、防護、不使走脫、集中注意力等意;凶義為營求、期盼、造作、固執、罣礙、不自在等意,但看上下文意來決定是取凶義或吉義。如『二目守玄』則是取其吉義;又如『觀而勿守』則是取守的凶義。

於內而言:保持某種好的身心狀態不讓外緣有機會來干擾它是其吉義;因過度的執著而造成滯礙、不活潑之病則是其凶義。

觀與守的差別:

如一場球賽中觀眾與守門員心境上的差別;又如牧羊人觀光客間的不同。是在學者善自類比取義爾。

講師又答:

世上有著這樣一場神秘的棒球賽,看過這場球賽的人很少很少很少,球場上沒有防守的一方,有的只是投手、進攻的一方、以及場上唯一的觀眾……(唯一的受獎著是觀眾)

進攻的一方只會依照大會訂好的規則全力的打擊與跑壘,他們知道能跑幾壘要看他們能把球打多遠,決不投機取巧。該快的時候他們如閃電般的迅速,絕不偷懶遲疑;該慢的時候他們如雞孵卵般的靜謐,絕不浮躁輕進。當打出一壘安打時他們不會躁進的跑到二壘;當打出全壘打時,他們不會謙虛的只跑到三壘;當他們餓的時候自己會去吃飯;當他們睏的時候自己會去睡覺…他是克盡職守、輪流值勤、服從規矩的一流球員。

這場球賽就這樣一輪一輪一不停的打著,球場上的球員個個都盡著自己的本分,揮著汗水賣力的演出,場上唯一的觀眾也盡著自己的本分,只是靜靜的著他們演出,讓熟諳規則的球員們決定什麼時候該做什麼樣的事,而不會依照自己的喜好,不時派出那慣用的黑、白兩軍進場去防守、叫囂、抗議、去阻擾場內該有的進度。

這位觀眾是唯一的受獎者,他不需要去投球,也不要揮著汗水去跑壘,他只須要盡好自己的本分,靜靜的坐在觀眾席上欣賞著這場特殊的球賽就可獲得無盡的好處:

 

當跑壘賣力的跑到一百分時,就會有人送來糖果一顆;當跑壘者賣力的跑到二百分時,就有人會送來西瓜一粒;三百分時送來滿漢全席;五百分時送僕役一群;一仟分時送汽車一輛;二千分時送洋房一棟;三仟分時送飛機一架;當跑壘者跑完三仟八佰分時,就有人送來一達陣的獎牌,以及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供他享用……

這位觀眾是場上唯一的受獎者,他不必揮動汗水,只是靜靜的觀看著球賽,就獲盡了所有的好處,並且世上的人開始稱他是有德者,真人、神、天人師、佛……

他不敢居功,也不會忘了我是誰,因為他知道他只是個稱職的觀眾,靜靜的看著別人揮動著汗水而已。

你有機會當這樣一場特殊球賽的觀眾,你只要靜靜的觀球賽,不要當守門員,也不要習慣派那黑、白兩軍去干擾球賽的進度,就能獲盡所有的好處,何不開始學習當個稱職的『觀』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