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在當下

真正的活在當下


 「活在當下」這句話人人會講,但試問活在什麼的當下呢?每個人不都活在當下嗎?這句話到底有什麼作用呢?大部分的 人把這句話解讀為:清楚自己當下在做什麼事、專注做好當下的每件事、去感覺當下的每個動作、把握每個可以享受的時光盡情的去享樂…等。這些當然很好,但恐非聖賢說這句話的本意。為什麼呢?因為聖賢所關心的,不是你哪件事有沒有做好,也不是你有沒有非常專注的去做事或去動作,也不是只鼓吹你有沒有盡情享樂, 而是你有沒有更「健康自在」 。

    

「活在當下」這句話有兩個重點,第一個重點是「活」這個字,第二個重點才是「當下」這個詞。

 

這兩個定義一錯,聖賢的意思就面目全非了。「活」是過得更健康、更流暢、更自在的意思,這字很重要,也才是這句話的目的所在,但人們總把它當虛字一樣讀過,只注意「當下」而忘了「活」才是主角。又「當下」不能只解釋為此刻、現在、或這一秒而已,推廣其義應該是指當下所遭遇的任何正在發生的事件、任何境遇、任何順境逆境、當下身中所升起的任何好壞感受、及當下心中所升起的任何心念及苦樂情緒等,都是「當下」這兩個字所包含的範圍。

   

 因此「活在當下」的正確意思,應該是:“不論當下自身處於順境或逆境中,都有自在快活的能力(不能只挑順境才自在);不論當下身體升起喜歡或不喜歡的感受,也都有自在快活的能力(不只在好感受下才自在);不論當下心中升起什麼氣血、什麼情緒,依然也有自在快活的能力(不只在正面情緒下才能自在)。”意思就是說,在任何逆境中、任何不快的感受中、任何負面情緒的當下,不需要花力氣去轉移、不需要花力氣去逃避、去改造,當下依然有自在快活的能力,這才是真正 的「活在當下」!

    

試想,當下一個逆境,你就必需急著應戰,必需急著轉移它,急著改造它,等改造到你認為滿意的樣子之後才能自在,那麼這個自在還叫「當下」嗎?這還有「活」 可言嗎?有人為了改變他命運的遭遇,一花就是二三十年的時間不斷去經營改造,等改造成功之後終於心滿意足的笑了,這樣的故事在世俗的眼光中雖然可歌可泣, 但以投資報酬率來說,就算這個最後的笑是稱心愉快的,是輕鬆自在的,也未免太短,而那條得不到自在的道路未免太長了吧!

 

這種寄望在把逆境都改造完了之後才 能得到片刻自在的方式,怎能叫「活在當下」?或是只能享樂而吃不了片刻苦頭的知見,豈有能力快活在每個當下呢?現在的人動不動就死氣沉沉在當下、哀哀傷傷在當下、狂妄驕傲在當下、貪欲愛妄在當下…那個那個清明自在的本真早已死亡殘廢在當下,而卻朗朗上口的說自己是「活在當下」,人們對這句話的誤會豈不是深得很嗎!

    

「活在當下」是在痛苦的當下、在快樂的當下、在逆境的當下、在順境的當下,都能保有自在清明的本真,都能不被境遇、情緒所妨礙,任何你想像得到的當下都有自在快活的能力。

 

高興時就自在于高興的當下、疲累時就自在於疲累的當下、哀傷時也有能力自在於哀傷的當下。 這種境界只有西方人提倡嗎?中國先聖先賢早在幾千年前就說過「喜怒哀樂發而皆中節謂之和」,在喜怒哀樂的當下就有太和的能力,不必等喜怒過後才太和。

 

而這種禪悅心法六祖不也早已說過「煩惱即是菩提」這樣的話嗎,煩惱的當下就等於菩提禪悅,無二無別的,何需等平撫轉移之後才自在呢!若是需要去平撫改造,就是內心對它有個「怕」存在,光這點怕就讓自在清明 的心死了,還哪來的「活」呢?

 

逆境現前,甚至負向情緒現前,一點都不怕它、不必改造它,當下就能甘之如飴,才是真正的「活在當下」。

   

 中庸不是說過:「君子素其位而行,不願乎其外。素富貴,行乎富貴;素貧賤,行乎貧賤;素夷狄,行乎夷狄;素患難,行乎患難。君子無入而不自得焉!」這 個「素」字是潔淨無染的意思,一個君子只願把當下位置上的本分盡好,在當下的位置上施行他的道,歷煉他的道,而不願有非分之想。一個君子如果當下是富貴的,就甘願以著富貴去行濟貧的道;如果當下是貧賤的,就甘願在貧賤中歷煉自己廉潔的品格;如果出身在蠻夷地域,就在蠻邦做好行俠仗義的道;如果不幸遭逢患難,就在患難中行犧牲奉獻的道。

 

君子是不論遭遇是好是壞,總是把握每個當下,盡力去樹立他的品格,讓他的品格「活」起來,也讓眾生的品格「活」起來,君子不會因為遭逢一點逆境就讓氣節死了,也不會等到環境都已經稱心如意之後才努力去做這些事,這才是真正的君子,這才是「活在當下」的真義。

 👉如何是真正的放鬆?

🧘‍♀對於學習靜坐有興趣的朋友,請點此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