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食

素食者應該培養怎樣的心量?


學員問:講師,您講孔夫子是素食者,可是為什麼要穿皮草呢?是因為那個時候沒有棉衣來禦寒嗎?

張 講師答:有時候聖賢的心思所顧慮的長遠會超過我們的想像,還有聖賢的忍辱負重也會超過我們的想像。那麼當時並不是沒有棉衣,而是孔夫子有更大的願望跟現有的顧慮。那要解決這個問題,我想我舉《孟子》裏面的一小段故事來說明,也許會更清楚一點。

孟子的學生問孟子說:“孔夫子周遊列國,是為了行道還是為了玩樂?”孟子說:“當然是為了行道!”老人家了,奔波累得很,什麼玩樂啊!那這個孟子的弟子就接著說了:“那孔子既然是為了行道,那為什麼要跟著諸侯去獵校呢?”各位,獵校就是古時候打獵,冬天的時候不是沒有農忙了嗎?然後諸侯、國家就是為了要訓練帶兵打仗的技術,就在沒有農忙的時候去田獵。所謂田獵不一定在田裏,有時候在山裏面,然後帶著兵、騎著馬、帶著弓箭去射動物,來培養那個打仗的技術。然後為了要刺激大家的成績,就來比賽,比賽誰可以射到幾頭幾頭野獸。

孔子當時周遊列國,也跟著各國的諸侯,如果剛好碰到要去田獵的時候,也會去參加。好,這很有意思了,那孔子不是素食嗎?不要說穿皮草了,那他為什麼還打獵呢?那他也去幹啊!那孟子就解釋這個事情,他說,孔子忍辱負重,去到哪個國家,因為沒有權沒有位,你不能說我要來制定你們什麼制度,我要改正你們什麼不良的制度,以後不准再這樣子殺生,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那怎麼辦呢?就入境隨俗,他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,然後等到距離越來越近,如果有機會可以執政的時候,各位,可以執政就可以制定制度,那等到他執政的時候,他就把那種過去用珍奇異獸來祭祀的陋習一併改掉,全部把它改成素食功能表。

各位,要做事情,要做大,那不是只顧慮我們一個人怎麼做,最好全天下能夠改變陋習怎麼做。到那個時候,我如果可以執政,在很大的位置上,我一併把這些制度全給改了,那這個功德是不是非常大?所以不良的陋習,但大家都這樣做,他忍著得這個一時的,他就跟著大家這樣做,等到他有機會真的執政的時候,他就要把它改掉,這個是孟子的回答。

那現在我回來說,孔子為什麼穿皮草。各位,孔子在居家的時候都是素服,不是皮草。那當了大夫之後,官有官服。還有去到各國,諸侯會賜給東西,送給他肉,他就送人家吃。送給他活的,他就養起來,他不吃。其實不是尊重諸侯了,送你就是給你吃的,但是他的說法是我尊重諸侯,我就把它養著,養到老死為止,不吃它的。然後,這個朝堂上的官服很多上面都有配飾,都有皮草,那就入境隨俗跟著穿。當有一天執政了,那麼他就有大的權柄,是管這個事情的,他就可以一併把它給換掉,這個是聖賢的心思。

那麼,現在這位同學可能會問:“那我是不是等到我有機會改制度,我再來改?”各位,我們是一個升斗小民,我們也胸無大志,我們也不想說能夠幹到宰相,幹到什麼總統。那麼我們就做好我們的本分,我們把素食吃乾淨,我們能夠不殺生就不殺生,我們能夠不用動物的用品,我們就不要用動物的用品,我想這個才是一個明智的抉擇。大人物有大人物的氣量跟長遠的看法,而升斗小民有升斗小民的做法。

 

學員問:那麼也就是一個穿著皮鞋、背著皮包的吃素者,是不是可以算真正的素食者呢?是想請問講師,“素”這個字在我們的心上應該怎麼解它呢?”

張 講師答:素就是純淨。這個純淨就是吃進去沒有不好的毒素。那為什麼說植物比較乾淨?因為植物不見血,見血的東西它有情緒,這情緒在被宰殺的時候,它會在身體裏產生很多很多的毒素,遍佈在當時所有的循環系統裏面,當然就包含在它的血液裏面。雖然殺完之後,血把它倒掉了,但是大部分的血其實是還停留在體內的。那還有現在養殖的關係,要用很多抗生素,打很多疫苗,這些毒素我們都會吃進去。當然有的人會說,那植物也有農藥的問題。當然我們也不贊成用農藥,使用農藥也可以,但是你要過了它安全的採收期,其實它的毒性就沒有了。所以以健康的角度,我們還是勸所有的聽眾,儘量能夠以蔬菜為主的話,對自己的身體是幫助很大的。

🥦訂閱電子報就可以免費獲取含愛的飲食